微信现在

提高技术工人待遇受热议,代表委员这样建言献策……

按下以显示更多
星期四 17:00
许启金(全国政协委员)邀请杨杰(全国人大代表)、张恒珍(全国政协委员)、冯鸿昌(全国人大代表)加入群聊
许启金
最近两天,我们技术工人待遇提高受到了大家热议。
杨杰
是的,我也注意到了。
张恒珍
看来社会各界对我们产业工人的关注度正在提升。
张恒珍
冯鸿昌
近几年国家重视技术工人,我们都得到不少政策红利。
冯鸿昌
但身在一线,也听说一些基层工人提升技能的积极性并不高。
冯鸿昌
杨杰
是的。绝大部分企业只针对管理岗位搭建了完备的薪酬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技术工人序列的薪酬体系。
杨杰
有些大国工匠的待遇甚至不如基层管理干部,干一辈子不如戴一顶帽子,严重影响了技术工人提升技能的积极性。
杨杰
问题的核心就是:待遇低。
许启金
许启金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75229元。
许启金
其中,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平均工资最低,为59586元,是全部就业人员平均水平的79%。
许启金
当初发挥了极大激励作用的制度已滞后于如今技术革新与产业转型的步伐。
许启金
每提升一个技能等级,工人收入能多几百元。但由于没有薪酬体系,上涨空间有限,激励作用几乎失灵。
张恒珍
深有同感。
张恒珍
有一次座谈会上,一位年轻人告诉我,过年时亲戚问在哪里工作,听说是一家央企,对方抬高声调:“央企,不错啊!”
张恒珍
但再一听做工人,神色立马就变了。
冯鸿昌
许启金
最近几年,不少企业开始重视技术工人的培养和技能提升,打通高技能人才与技术人才的职业发展通道。
许启金
但是能达到高级别的人才比例很小,享受待遇的也很少。
许启金
尤其是在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政策有待落实。
杨杰
不可否认,这种做法提高了技术工人的经济待遇,起到了对他们的激励作用。
杨杰
但也侧面反映了企业没有建立起技术工人序列的薪酬体系和长效激励机制。
杨杰
一名高端技术工人的培育,往往需要10年~20年。但实际工作中,大量技术工匠努力把技能作为跳向管理岗的跳板,导致技术人才流向管理层,企业一线实干创新主体沙漠化、空心化。
杨杰
2017年,淮北矿业集团提出在高级技师之上,增设能工巧匠、工匠、工匠大师,实行聘任制和年薪制,被评为工匠大师的技术人才,聘期内享受不低于20万元的年薪的制度。
杨杰
从那之后,下班后苦练技术的、周末报班学习的、自己在线学的、到我办公室来切磋技艺的、想到我家学技能的技术工人日渐增多。
杨杰
杨杰
要引导企业将高技能人才收入与其在关键技术岗位发挥的重要作用和创新成果挂钩并机制化制度化,让好的政策在持续落实中产生效果。
许启金
冯鸿昌
冯鸿昌
建立健全培养、考核、使用、待遇相统一的激励机制,引导企业在关键岗位、关键工序培养使用高技能人才,提高相应待遇,实现多劳者多得、技高者多得。
杨杰
建议尽快出台相关政策配套的实施细则及政策落实清单,在发挥好市场和政府作用上下功夫,通过工资集体协商、增加财政投入、推出税收优惠、发布工资指导线和企业薪酬指导价位信息等方式。
杨杰
引导企业建立技能导向的薪酬分配制度,建立企业技术工人工资正常增长机制,提高技术工人的待遇水平。
张恒珍